差点被女儿“吓去世”的老爸:成年人不要老血

发布时间 2019-01-02

本文授权转载自:露脚脖儿

我说:“不好说,主要看圣诞老人工作量,他会紧着他负责的那些地区的小友人先送,他送完了要是有工夫,可能会考虑往东边走走。就比喻咱们国渡过年初四破五儿的时候接的财神爷,他老人家日理万家,也不怎么往西边去。”

我闺女点拍板,深表懂得,我儿子更理解,接话说:“就是的小妹,你看财神爷是中国的吧,也没怎么来过咱家。”我一脚把他踹出屋去。

我闺女大略在圣诞节前半个月就开端给我念秧儿:“爸爸,过圣诞节的时候是不是有圣诞老人送礼物?”

我深沉的说:“送什么爸爸就不知道了。这事要看人家,不能自己选的。”

前方高能!

圣诞白叟当然不会顺着咱们家防盗窗爬进来送货色,礼物是我买的,我这么胡说八道就是让她这次在礼物上少动点心理。

她又问:“那他会不会送我呢?”

今年早些时候我给儿子送生日礼物的时候用了点心理,从一个月前就开始准备,先是套出来他想要什么,而后制造完全买劈叉了的荒诞舆论,让他既清楚我在说谎,又不能太判断原形,对他各种试探保持摇动而统一口风,又深入连续制作了个案中案,惊喜里套着的惊恐中夹着惊喜,终于玩了一把大的。

我女儿又问:“那圣诞老人会送点什么呢?我能选选吗?”

请不要曲解,我并不是有家长霸权主义的人,重要是我在送礼物送方面有点心理阴影。

你们小时候有问爸爸妈妈要过一些奇奇怪怪的礼物吗?或者你们的孩子有问过你们要过一些奇奇异怪的玩具吗?这两天小青妹在豆瓣上看到一个爸爸写的文章,这兴许是我看到最奇葩的了~

ta我说是:“是吧。一些国度是有这个传统。”

这事干的时候爽,但最大的问题就是,这招在后面就不能再用,所以下半年我闺女过诞辰的时候,我就没打算搞得太复杂,想着只有尊重她的决定,方式简单粗暴一点也无所谓。一是再来一次计中计搞得她哭哭啼啼也没什么意思,我也不落忍;二是她当初还不他哥哥的那些能制造出心理落差的烦恼,基础机关用尽——既然这样,还不如直接随着她高兴得了。

她想了想有点遗憾:“行吧。”